向左酒·向右走

  那天跟助手聊天,我倆說如果要數伴侶「惡行」,第一位必定是:飲醉酒。 要一個本身其實不太喜歡喝酒繼而已脫離飲醉酒行列起碼十數載的我,去明白為什麼好地地一個成年人要玩到飲醉酒實在有點難。曾聽好友解釋,討厭伴侶飲醉酒,原因有幾個:首先就是覺得他的健康明明是她的 “asset”,她會因為見到他傷害自己身體而不開心;然後要身邊的人為他付代價又要抬又要照顧,把自己快樂建築在別人辛勞之上,感覺很不爽;還有,即使喝醉後沒有做出什麼滋擾行為也好,都已經是太過失禮,更貼切地說是:「好唔型囉!」;最後,當然是對「酒能亂性」深信不疑 -無論是言語上的亂或者肉體上的亂,總之就是會失去理性。 她年輕時候曾有個男友,相遇時其實是大家沈溺在K 場各種紅酒、白酒、啤酒的水泡,那段日子男方幾乎是一隻全天候醉貓 - 我們這班朋友甚至懷疑其實他對那段愛情故事是沒有記憶的。那時候,天真的她還會覺得有幸照顧醉酒的他,幫他斟(參)茶遞水,換衣服和抹嘔吐物是多麼神聖溫馨的任務!不過這些體驗真是一次就夠,也成為了她一個陰影,自此她說不會再讓自己那麼傻。可是愈抗拒、愈持續,之後陸陸續續也是遇上會玩到喝醉酒的男友,然後為同樣的議題吵架。 我告訴她:「當同一個議題不斷在人生重複發生,要不這是妳的課題,否則必定是妳的問題。如果是妳的課題,那麼這個課題只會不斷重複直到妳學懂為止;如果是妳的問題,我無話可說。」課題,其實離離去去其實都是學放下執著,放下「我」見吧!至於問題,來自於她的選擇。明明跟自己說了對方向左酒,她便向右走,可是卻在同一個圈裡面向左向右兜來兜去。人就是這樣傻,經常做同樣的事,用同樣的心態和方法,然後祈望結果最終可以忽然改變。… Read More →

賀年必備:誓不外傳的「肉媽元寶」

老人家一早起來去指定供應商選購合她心水和大小合適的走地雞蛋、多種茶葉、香料、調味都很嚴謹與講究,要合乎最好品質的要求防備採用! 每逢春節, follow 我 Facebook 的讀者們都會作出控訴 - 說我好 post 一些只能讓他們隔著電腦或手機屏幕流著口水,有得看沒得吃,美得像… Read More →

兩大熱療癒級精油鬥法 - doTerra VS Young Living (上)

  你知道近排女人愛玩什麼嗎?如果你突然發現你同事、阿媽、家姐、細妹、學生、朋友都香噴噴,而且非常崇尚天然療法似的,他們本人或者家人九成九是加入了用療癒級精油(Therapeutic Grade Essential Oils)的行列。 長期閱讀 more 雜誌專欄或有 follow 本人Facebook… Read More →

分居式同居關係

  中女獨居往往被描繪得很淒涼,甚至有點頹廢,是鼓吹那自憐的一群繼續覺得孤苦零丁生病時沒個伴在旁邊照顧、半夜肚餓沒個伴煮個宵夜是多麼陰功豬的一件事。但其實更陰功豬的現實,是很多跟另一半住在一起的女人即使病到半死時最後都是要靠自己照顧好自己,肚餓時好彩有個家務助理,否則又是自己搞掂。 … Read More →

在香港未紅之前型快一步 -All Saints

總覺得一些本來只在外國設店的品牌,一登陸香港便讓一群識貨的捧場客掃興。一來就失去那陣陣「來佬貨」的虛榮味道;二來我們什麼都炒得起及「一窩蜂」的文化,突然人人都去買,簡單說:唔型囉! 縱使全球國際化,我依然有鋪癮去品牌當地或者入香港未有的「來老貨」。這次回加拿大,除了繼續乘加幣低迷之便而對 Lululemon 無手軟地 shopping 之外,還有到subtle 地型的英倫品牌 All Saints 大量掃貨… Read More →

爭氣

  他,是一個看似很活潑但內心很自閉的人。對於他的過去,我並不太認識。 但從他的家人、部份的工作夥伴、稱呼自己為他的「朋友」的人,還有根本不認識他的張三李四口中得知關於「他以前…」、「他曾經..」、「他是…」的事情,部份零零碎碎可算是非常一致,甚至能夠拼出一幅拼圖出來,但肯定不會是最可愛的拼圖。然後又會聽到一堆:「你別信…」、「你小心…」、「你留意…」煩擾到我想吐的「溫馨提示」。 其實,我從沒否定過他們看到那幅拼圖的某些碎片的真偽。當不同的人在說著相同的事,那些「資訊」(Information)或者也許當然會有些參考價值。但同時間,那些或者也許未必是「事實」(Fact),更多時只是一大堆各自的「演繹」(Interpretation)。每次不管我是心平氣和還是聲淚俱下跟這群人說:「其實不一定是這樣的」,他們總努力把那雙在偷偷鄙視我太天真太傻的眼神隱藏,然後笑著跟我說:「你又在維護他」或 「只有你不信」之類的話。 但這群人永遠不會明白的是,他們根本沒遇上我體驗過最精彩的那個他。我是這個世上唯一一位曾被他邀請到訪過他的 secret workshp 一段時間的超級 VIP,我親眼見過他砌著一幅鮮為人知,大很多和美麗太多更讓我不禁「嘩!」幾聲大叫的拼圖!縱使也確曾見過他真的笨手笨腳,有時會很心散很懶惰、又會「hea」著來砌,然而聽到別人那些演繹,內心傷痛非常的我會為他感到份外不值。… Read More →

割席

  2015, 另一個斷捨離是開始於 5 年前。 那個下午到某員工的蝸居拜訪後內心有種酸溜溜的感覺,然後我跟自己說要讓她以後可以過較好的生活,還寫下了一篇名為 《床位/》的blog 抒發了但時情感。對她把自己家看待成床位般還嘆了句:「是大家追尋的價值觀有所不同」。想不到,5 年多後同樣的一句話竟出自她口中:「Winnie ~… Read More →

斷捨離

我的 2015 ,是由斷、捨、離開始,再發展更多其他的斷、捨、離。 2014 年 12 月 31 號,D 把當時日日呆在家悶到發瘋和發脾氣的我帶到曼谷度歲。由於實在太累,那個晚上沒辦法跟他外出慶祝,便獨自留在酒店房間睡覺和於零時爬起來看看煙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