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後,說他在離開我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

    傍晚時分,手機傳來他的短訊:“In CWB?“ 滿身大汗剛回家準備洗澡的我語音回覆:「剛返到屋企但一陣要再出銅鑼灣,做咩啊,你得閒啊?」 他回覆:“Yes” 這彷如是經常見面死黨之日常對話,但其實我們 最少 7 年無見。… Read More →

含笑著細胞裡的純真

對情人節沒感覺也不慶祝,大概已有 20 年了吧?!我份人好奇怪,也極不愛收花。單身時候的我常說:「如果有人情人節送花給我,我會斷絕交往,因為會覺得對方好笨。」這也是我一交往會先說明的事情。 其實昨晚,正在 detox 的我本想買個切雞飯全走飯盒邊食邊分析一個 Quantum Health Analysis,又有想過回去 Nikushou… Read More →

徘徊徬徨路前 - 致:所有孤身隻影地信奉自然療法的您 (2)

由星期六早上在上海的公幹的我收到遠在日本的公幹他說當地醫生要他立即開刀動手術,而我立即說「不用開!」;再於同日與翌日收到在香港代照顧我兩個寶貝兒子(孟加拉豹貓 Shari & Neta)的媽咪說 Neta 把一個玩具公仔的部份 - 3 粒毛球(每粒約港幣五毫子大)統統吞進了肚子,分開嘔了兩次共兩粒毛球出來開始,我經歷了人生最接近精神病邊緣的 90… Read More →

徘徊徬徨路前 - 致:所有孤身隻影地信奉自然療法的您 (1)

由星期六早上在上海的公幹的我收到遠在日本的公幹他說當地醫生要他立即開刀動手術,而我立即說「不用開!」;再於同日與翌日收到在香港代照顧我兩個寶貝兒子(孟加拉豹貓 Shari & Neta)的媽咪說 Neta 把一個玩具公仔的部份 - 3 粒毛球(每粒約港幣五毫子大)統統吞進了肚子,分開嘔了兩次共兩粒毛球出來開始,我經歷了人生最接近精神病邊緣的 90… Read More →

向左酒·向右走

  那天跟助手聊天,我倆說如果要數伴侶「惡行」,第一位必定是:飲醉酒。 要一個本身其實不太喜歡喝酒繼而已脫離飲醉酒行列起碼十數載的我,去明白為什麼好地地一個成年人要玩到飲醉酒實在有點難。曾聽好友解釋,討厭伴侶飲醉酒,原因有幾個:首先就是覺得他的健康明明是她的 “asset”,她會因為見到他傷害自己身體而不開心;然後要身邊的人為他付代價又要抬又要照顧,把自己快樂建築在別人辛勞之上,感覺很不爽;還有,即使喝醉後沒有做出什麼滋擾行為也好,都已經是太過失禮,更貼切地說是:「好唔型囉!」;最後,當然是對「酒能亂性」深信不疑 -無論是言語上的亂或者肉體上的亂,總之就是會失去理性。 她年輕時候曾有個男友,相遇時其實是大家沈溺在K 場各種紅酒、白酒、啤酒的水泡,那段日子男方幾乎是一隻全天候醉貓 - 我們這班朋友甚至懷疑其實他對那段愛情故事是沒有記憶的。那時候,天真的她還會覺得有幸照顧醉酒的他,幫他斟(參)茶遞水,換衣服和抹嘔吐物是多麼神聖溫馨的任務!不過這些體驗真是一次就夠,也成為了她一個陰影,自此她說不會再讓自己那麼傻。可是愈抗拒、愈持續,之後陸陸續續也是遇上會玩到喝醉酒的男友,然後為同樣的議題吵架。 我告訴她:「當同一個議題不斷在人生重複發生,要不這是妳的課題,否則必定是妳的問題。如果是妳的課題,那麼這個課題只會不斷重複直到妳學懂為止;如果是妳的問題,我無話可說。」課題,其實離離去去其實都是學放下執著,放下「我」見吧!至於問題,來自於她的選擇。明明跟自己說了對方向左酒,她便向右走,可是卻在同一個圈裡面向左向右兜來兜去。人就是這樣傻,經常做同樣的事,用同樣的心態和方法,然後祈望結果最終可以忽然改變。… Read More →

分居式同居關係

  中女獨居往往被描繪得很淒涼,甚至有點頹廢,是鼓吹那自憐的一群繼續覺得孤苦零丁生病時沒個伴在旁邊照顧、半夜肚餓沒個伴煮個宵夜是多麼陰功豬的一件事。但其實更陰功豬的現實,是很多跟另一半住在一起的女人即使病到半死時最後都是要靠自己照顧好自己,肚餓時好彩有個家務助理,否則又是自己搞掂。 … Read More →

路上我願給你輕輕扶,你會使我感到好驕傲

此刻在數萬尺高空,享用著 Wifi 來寫 blog 讓大家即使分享到我的 real time 體驗,感覺好過癮。這是我人生第一個自己上路的 leisure trip…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