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到高潮的“格 gee 冷” lunch in Shanghai

食,本來是生理需要。反正快點吃完讓我可快點做別的事情就好。 但這個在上海的潮州菜館,城中超級富豪的飯堂,實在讓我冒著會胖的危險,打開吃戒並且覺得確是一種享受。 我喜歡吃潮州菜。潮州菜在我而言就是打冷。即是大眼雞鹵水鵝加碗蠔仔肉碎粥啊唔該。但竟然統統沒有?有無搞錯?那叫甚麼潮州菜館呀!每道菜的用料九成都由潮州汕頭新鮮運到,這不是正宗 authentic 潮州菜是甚麼! 但我從來不喜歡吃海參。就算去富臨、福臨門甚麼都好我就是不愛吃。然而這次我作客所以我只負責張開嘴巴  -  吃。這條海參,真是我幾十年來吃過最好最好最難忘的海參。真的,我真的是要用「難忘」來形容一條被我吃掉還已經排便出來的海參!海參只發到 7 成,然後用鮑魚汁燉過夜在煎到外層脆扑扑,但裡面卻非常軟熟,整個口感完全讓我的味蕾有多次高潮。… Read More →

A night @ 福臨門

福臨門真是一家很有趣的酒家。 明明只是酒家一間, 卻偏偏在香港報紙的娛樂版擁有最高的見報率。其實我覺得福臨門已不單是一家譽滿全球的酒家,它還香港超級富豪的商業會議室;是香港名門的家事展覽館;是香港名人的八卦資料庫。 前晚去福臨門吃晚飯,劉鑾雄(大劉)+甘比未有見到,李嘉欣+許晉亨應該忙揍仔,何氏一家有時間都應該去醫院攪定賭王,因此是晚並沒有星光熠熠,只見楊生蹤影。 在我邊吃邊見到隔離枱的「金融界人士約會模特兒飯局」之際,就想到四個很久沒用的詞語去形容福臨門:光怪陸離。 坐在我旁邊的一圍 10 人,男女比例為 3:7。基本上,一個稍為有common sense…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