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上司看魔鬼上司

昨天,轉載了梁芷珊一篇《魔鬼上司》。我不是 Canny (梁之洋名)的粉絲,但是她的名字和樣貌卻常出現在我周圍,因為我兩位小學老友(「撳錢」新主持陳貝兒和她姐姐)是她的下屬,而好姊妹 Purpleland 老闆 Maisy 更早封了她做偶像。在這篇文章之前,我未有閱讀過 Canny 的大作,不過我確是喜歡她以前填的詞,印象最深刻的是 N… Read More →

魔鬼上司

印象中,我在這個 blog 除了轉載過一些佛計/佛故事之外,未層轉載過別人的文章。今天,要破例了! 文章轉載自梁芷珊於六月三號的《信報》專欄。由於文字也不少,打算先讓大家細閱,然後明天才發表我的分享。同時間,也可以給點時間各位去細味這篇文章以及好好想一想或者去好好感謝某些人。 我只可說,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有 feel,甚至於會轉載的話,你一定吃過下夜粥而且應該會是屬於 cream of the crop!… Read More →

外冷內熱的天使

外冷內熱這四個字,是我對自己的感覺。 過去不知幾多年,我都是裝得自己冰冰冷冷的。不想跟人走得太近,也不想人家知到真正的我。 明顯地,過去兩年是我的轉捩點。整個人都開放多了!以前,熱情和熱心都只是留給我喜歡的好朋友,現在,是可以給任何人。 昨天晚上,坐計程車去到台北忠孝東路下車,看到一個男人在繁忙的馬路邊一仆一碌的走著-跌倒-躺著。我知到他一定是醉貓一大隻,對這麼不負責任的人我倒也可像路上所有人一樣假裝看不見,不理他,由他醉由他死。但我的本能反應在零點一秒間衝了過去看看我可幫上甚麼忙。 那個中年男人,已經醉到站不穩,還撞到下巴流血。85磅的我耗盡全身力氣嘗試把他抬起(同行的小毛子也一起,但也不夠力),遞上紙巾,送上慰問。忽然間,看到他無法聚焦的雙眼,我好想哭。到底是甚麼會令到一個中年男人於一個星期三的晚上九時多獨醉街頭?到底他為甚麼會這麼不開心?到底他生命遇到甚麼挫折了?如果他家人看到他這樣又會怎樣?我們兩個跟他「搏鬥」了好一會,終於有個騎電單車的人停下來問我們發生什麼事,雖然他並沒有幫忙,但總好過漠不關心。 最後我們跟他「搏鬥」成功,把他從路邊搬到別處去,然後報警。幾分鐘後,救護車來到,本來趕著去開會的我們還是選擇跟救護員一起。救護員跟我說:「他喝醉酒,可能會打你的!」但我不怕。 我一向對喝醉酒的人是沒有很大同理心和有偏見的。我大條道理不去施予援手,還有十萬九千七個理由告訴自己人家喝醉跟我無關。但某程度上,我覺得是跟我有關的。我相信,每個人只要多關懷週邊的人和事,很多社會的悲劇就可能不會發生。 或者那位中年漢有天醒來會模模糊糊的記起,曾經有個陌生路人關心過他,然後毅然發現,原來自己還值得好好過日子的。 那些終日說要為人民服務的人,或終日在批評議員做得怎樣不好的人大多只懂說。我不會搞政治,我沒有甚麼政綱,我甚至還沒有登記做選民。但,我會真心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