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居式同居關係

 

中女獨居往往被描繪得很淒涼,甚至有點頹廢,是鼓吹那自憐的一群繼續覺得孤苦零丁生病時沒個伴在旁邊照顧、半夜肚餓沒個伴煮個宵夜是多麼陰功豬的一件事。但其實更陰功豬的現實,是很多跟另一半住在一起的女人即使病到半死時最後都是要靠自己照顧好自己,肚餓時好彩有個家務助理,否則又是自己搞掂。 

同居生活總給獨居的人無窮幻想,甚至妄想的空間;獨居生活又會給同居生活的人無盡的思念,甚至悼念。

我喜歡獨居生活,也真心覺得自己比較適合獨居。尤其跟我這種 control freak 加少許強迫症再加上對每件事都太有自己一套的人住在一起會好辛苦:外出穿過的鞋絕不能讓鞋底入屋、所有鑰匙雜物要放門口指定地點、餐桌、乾淨整齊、沙發上的cushion(椅墊)排列要一致、食用過的碗碟要趕快洗、睡覺的環境要是蚊子飛過都已經是太吵的寧靜、床褥軟硬度很有要求、家居用品要天然、用料顏色全部有講究… 而最高難度是即使看似凌亂一片都好,其實裡面都是有次序的井井有條,還有所有家居擺設的位置與方向別以為是亂放,它們全部有角度與根據的。

曾經單是為了餐桌不可放東西而抓狂過無數次。對方問:「為什麼餐桌不可以放東西?」「因為那張是餐桌,吃飯用的。」我答。「你覺得餐桌在不吃飯的時候有什麼用?」他再問。「放一盤好美的鮮花。」我答。但他依然把所有書本、電腦、手機、鑰匙都放在餐桌上,還要亂放!但我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為什麼衣服不愛找個衣架來掛起,而已一件蓋一件的掛在餐桌椅背上面呢?每次抓狂,每次他都問我:「到底為什麼餐桌不可以放東西?」大概問到第九千多次,我終於停下來認真的問自己:「對啊,為什麼餐桌不可以放東西?」想了很久都沒有答案,最後想出真理來:真的,其實餐桌是可以放東西啊!於是解決兩個人之間這方面無了期的分歧得出一個方案,就是跟他鬥亂,從此餐桌已變成我的辦公桌,天下太平!但慢慢地,對方開始把一條又一條底線攻陷,星球大戰再次爆發。

理智上知道兩個人一起生活的意義,是學習放下。放下一些自己的標準與執著,學著包容彼此。但實際上這個課題太廣也太深,如果真的要學放下,我猜首先我要學會放下屠刀 - 尤其是當我睡覺時會受到各種聲音打擾之時,may the force be with ME!

我依然喜歡和推崇「金枝玉葉」式的同居生活。即是像電影中家明(張國榮飾)與玫瑰(劉嘉玲飾)那樣分別住在同一座大廈的上下層單位,要獨處時可獨處, my place or your place 隨時可即興;偶爾來我家搗亂我負責執首尾無問題,但天天要當啊四則放過我罷了;如果兩個雙連單位比較難實踐,隔離單位、附近單位甚至分房睡之類的「分居式同居關係」也是個好主意。我很享受獨居生活。重點是,可以讓兩個未必是最理想同居的人在有距離但零災難的空間持續發展

常覺得獨居中女的淒涼的人,大概只是未經歷過大家相愛但卻住在同一空間互相受煎熬的同居關係而已 :roll:

ALONE IS NOT LONELY!天天玩 My place or your place VS my way or your way 那樣比較好玩?你話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